• Share on Google+
灵动跌宕 vs铿锵风骨_凤凰资讯
admin 2018-08-08

原标题:灵动跌宕 vs铿锵风骨




  《自叙帖》 唐代 怀素



  《古诗四首》(局部) 唐代 张旭





  《断碑千字文》(局部) 唐代 张旭

  □杜中信

  草书:动感最强的书体

  《断碑千字文》可谓张旭代表作

  草书是在书法作品中动感最强的一种书体,传统的草书都是符号草,和我们普通见到的汉字楷书形式是完全不同的,有自己特殊的写法。我们学习草书,不仅要记住它的结构,而且要认识草书。草书出现比楷书在历史上要早,据说秦朝末年就有记载:“匆匆不及草书”,考据说是因为战乱等原因,书写时间仓促,为书写更快一些,古人就创造了这样一种书体。草书结构最大特点就是简,它比隶书、楷书都要更加简化,而且点画更加便于书写,行笔路线轨迹发乎自然,连接巧妙,书写起来更为便利。

  我们都知道,中国书法史上有几个章草大家,晋代陆机有《平复帖》,汉朝张芝有《冠军帖》。草书发展到唐代,出现了狂草,其中代表人物是张旭,外号叫“张颠”,被称为是“饮中八仙”之一,据说张旭看到了公孙大娘舞剑得到了启发。至于张旭的草书,是不是得到公孙大娘的启发,我们不作考据,这只是说明,在他的草书里,动感很强,给人感觉气势磅礴,大起大落,龙飞凤舞。张旭的草书用笔比较复杂,有非常刚直的方笔,又有非常圆润的圆笔和曲线。章法变幻莫测,有时密不透风,有时疏可走马,《断碑千字文》可谓是张旭的代表作品,现藏于西安碑林博物馆,字迹铿锵有力,疏密变换丰富,字体大胆夸张,某个字笔画很长,一笔就可以占整整一行,有的则小而密集,完全随情绪流转,喷薄而出。在用笔上,方笔和圆笔转换非常漂亮,撇捺虽是曲线,但挺拔圆劲。这是张旭和怀素明显不同的地方。

  书法线条追求“锥画沙”

  “屋漏痕”的用笔

  学习书法的人都明白,书法线条追求“锥画沙”“屋漏痕”的用笔,实际上就是张旭研究用笔,创造了锥画沙这种笔法,并教授给了颜真卿,而颜真卿在“锥画沙”的用笔基础上,发展出了“屋漏痕”的用笔。中国古人,对书法用笔都非常重视,尤其是草书。草书的用笔难在什么地方?草书书写时,书法家要在非常活泼、跳荡的行气里面,还要有铿锵有力、斩钉截铁的力感和质感,在高速的行笔过程中,能够做到“疾涩”,就是说行笔的速度很快,但是线条不单薄,不光滑,非常有力感和质感。只有这样的点画功夫,写出来的草书,才能在视觉上给人以冲击力。后人多学习张旭,常常是做到了第一点,做不到第二点,做到灵动,就做不到苍劲,做到苍劲,就顾不上灵动,显得呆滞。两点兼顾,是非常难的要求。后人学张旭的很多,但是在狂草的书体上,鲜有突破,在学张旭的人中,比较有名的后学者是明代的祝枝山,他写得非常好,但是比张旭还是要逊色一些。

  张旭的代表作,流传到当下,美女与野兽真人版2017,我们现在能看到的有西安碑林的《断碑千字文》《古诗四首》。从《古诗四首》流传的墨迹中,我们可以看到,张旭的每一笔都很苍劲,而且下笔肯定果断。据说张旭嗜酒,每到半醉时候,常常大喝一声,急速书写,完全处于一种自然流露的情绪之中。张旭的书法中,完全体现了书法家癫狂、放荡不羁的个性。张旭当时在书法界的影响也很大,他生活在中唐时代,和颜真卿基本上同时代。据说颜真卿曾经两次辞官请假,到洛阳找张旭学习书法。这里要特别说明的是,古代人对于用笔技巧是非常重视的,而不是像现在很多人,拿起笔来就写,以为就能写成书法家。因为,书法中有很多用笔技巧,必须需要有高人指点,才可以领悟和突破,仅靠自己埋头苦练,那是很难有成就的。颜真卿当时曾找张旭学习书法,临别时张颜二人讨论了十二个问题,也就是后人所记载的“十二意”,现在也流传下来有文章。张旭给颜真卿讲怎么用笔,怎么体现点画的立体感,张旭形容为“锥画沙”。所以一直到现在,后人学习用笔,还是学习张旭的书法理论。颜真卿回到长安后,悟到了另外一种用笔,就是比较拙的用笔,叫“屋漏痕”,就是积点以成划的用笔,这个和“锥画沙”还不完全是一样的。“锥画沙”指的是圆劲,他能想到用锥子在沙子上画画,所以必须是中锋,因为偏了就画不出来,而且中锋画出来的印记,在阳光的照射下观察,非常有立体感,写字就是要追求这个味道,所以写字要圆劲,张旭对用笔真的很有研究。

  把中国毛笔的特性发挥淋漓尽致

  达到登峰造极的程度

  除了《古诗四首》,张旭另外一部重要作品就是他的《波若波罗蜜多心经》。张旭的作品流传至今,主要的大部头作品就这三部,其他都是一些零碎的小作品。

  我们学习张旭,重点是学习他高难度的用笔技巧,怎样从整理章法上做到气韵生动,骨力通达。分析他的每一个笔画,都可以看到方圆兼备,他的转折、他的顿挫,都包含复杂的用笔技巧,而不是像当下一些书家,写草书就像钢笔字一样,笔力没有任何变化。张旭不是,他能够把中国毛笔的特性发挥得淋漓尽致,笔用八面,各种技巧在瞬间都表现出来,达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,整个唐朝没有能超过他的。

  在中国书法史上,几乎能与张旭齐名的,还有怀素。怀素善写狂草,怀素代表作有《自叙帖》《小草千字文》《大草千字文》等。从书法结构上看,这两人各具特点,张旭的字,既在情理之中,又在法度之外,写得非常开张和狂放,恣肆大气,气势磅礴,很雄伟。而怀素的字,从《自叙帖》和《大草千字文》来看,则写得较圆润和内敛,大起大落的用笔比较少,线条笔画的粗细变化也不太多,这点可以从《自叙帖》里看出,用墨非常苍劲,但是线条粗细变化不大,而且怀素以圆笔为主,几乎没有方笔。不像张旭,张旭作品中线条的粗细能差十几倍,而且方笔棱角鲜明的地方,非常明显。

  在中唐时期出现了两位草书大家,再往后,书家都是学习他们,基本没有能出其右,因为书写狂草,张旭和怀素已经到了极限,比他们再狂,已经是不可能了。草书一直鲜有高峰,直到民国时期,值得一提的是陕西的书法大家于右任。于右任的草书风格与怀素、张旭截然不同,他是以魏碑用笔融入草书,自成风格,点画简洁,没有那么多连带,可是每一笔又很扎实,能立得住,这是于右任伟大的地方。可以说从唐以后,草书上成就比较大的,就是于右任先生了,可谓中国草书的另一座里程碑。

  张旭,可以说他把自己的一生都贡献给了书法,他所有的精力都在研究书法。古人研究书法,认为是在做学问,而且对于用笔基本功非常重视。反观当下,当代很多学习草书的人,只注重字形,注重构图,没有考虑到用笔的问题,也没有研究,所以出来的作品,好似东施效颦,只有形似,却完全没有精神。所以学习张旭、学习怀素,能达到用笔的境界,再开始狂草的书写。初学的人,要学习比较规矩一点的草书,比如说王羲之《十七帖》,孙过庭《书谱》,先解决笔法的问题,再把字形记牢,再慢慢尝试放开笔,试写狂草,这样才能准确。对张旭、怀素的草书,我们可以从章法里、结构里、点画里吸收营养,他们的书作是后人学习草书重要的资料和源泉,是我们用之不尽,取之不竭的艺术瑰宝。

  (青年书法家何栩栩整理)